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EC】Blade(AU,ABO,有能力)

我是个新手,但我想飙车……自娱自乐=_=设定是一心想要复仇的鲧夫.特种兵军官.Alpha.万X神经外科专家.医疗队领队.Omega.查,剧情需要时间线跟电影出入比较大……


1


Erik走出审讯室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透出一点晨光了,大安德雷斯群岛的气候干燥炎热,甚至于刑讯留下的血迹都干涸的无法散出腥味。Polaris要塞建立之初,军部就要求所有重要场所的建筑材料必须最大程度上干扰变种人能力的应用,不得不说这项决策使得基地内部安全性倍增,近十年来甚至没有一例战俘成功出逃事件的发生,但同时也意味着审问工作同样无法依靠变种人的能力,纯然变成了一项重体力劳动。Erik扒了扒三在额前的金发,对这种毫无效率的工作多少有些不满,他拒绝了Azazel趁着哨所换班去喝一杯的建议,准备偷个懒,却在离寝室门口一臂远的地方被他的副官面无表情的塞过来一个文件夹。

“效率不错,我以为审讯报告至少要明天,不过Emma,我已经两天没合眼了,签字的事……”

“这是帝国特遣医疗队的名单,相关人员今天下午就会到达。请仔细阅读并准备好迎接我们的新成员。”金发的副官打断了上司的牢骚,“顺便说报告的事并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即使是军队你这也算是压榨劳动力了长官。就因为这该死的行动,我的休假申请已经在你办公桌上躺了九个月了!”

Erik无奈的捏了捏眉骨,举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侧身打开了寝室的门——他可不想面对一个读心者犹如实质是怒气,“Well,easy,我是说很快,我保证很快你就会有一个满意的假期。所以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接手医疗队的接待工作对吗?”

把副官的瞪视隔在门外,Erik连外套都没脱就把自己陷进了床里,胸口的吊坠硌得他有些疼。不过没关系,Erik心里想,很快,很快就不会再疼了,Nina。

他并没能睡得很安稳,梦里依然是让人窒息的安静,郊外幽深的森林和盘旋躁动的鸟群。晨雾阴冷粘腻,缠绕成无法跨越的屏障,磁控者努力辨别了一下方向,踩过沉积着腐质的落叶。这个绝望的场景在梦中已经出现了无数次,但为了那双麋鹿一般的、有着跟他如出一辙的灰绿色的、睁开的眼睛,Erik仍然控制不住朝已知的结局走去。

很快Erik就找到了那个穿着夹克的小小身影,她棕色的头发软软地披散着,整个人被一个穿着红色衬衫的男人拢在怀里。像是察觉到了Erik的靠近,她瞪大了眼睛,朝他露出一个略显不安的微笑。Erik焦急地想要靠近,即使他非常清醒的知道一切都只是徒劳,这个时候磁控者听到了那个在梦中唯一清晰的出现过的,让他怒火中烧的带着轻佻的恶意的声音:“普通的Beta的产物,啧啧,看看你现在堕落成什么样子,Magneto。”

巨大的恐慌和愤怒席卷了梦境,然而周围那怕一片金属纽扣都没有,Erik知道下一刻他眼前会绽开十分令人心碎的花朵,他在世上最珍贵的宝物将不复存在,不、住手!Nina……

傍晚的时候Janos打开了Erik的房门,当他看到一地凌乱的金属残骸的时候,瞬间明白Emma为什么会那么郑重地要求他去叫Erik起床。无视房间里散逸的Alpha信息素传递的威压,他冲着已经睁开眼的上司耸了耸肩,“天使们己经到了,我们的皇后认为晚上的欢迎会你还是应该参加的,嗯,作为最高长官。”

“军部总是这么自以为是。”帝国高层一直主张向Polaris内部安插人手,想到这点Erik原本就异常恶劣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他起身随手脱下外套走进浴室,无视手下响亮的口哨。

“这回他们可是下了血本了,连Omega都排过来好几个!相信我,某种那个程度上这回他们还算做了件好事。”Janos意有所指的笑了笑,“说真的老大,你真应该放松一下,说不定会有个惊喜。”











评论(1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