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EC】Mutant庄园(AU,无能力,女装瞩目!Georgia era好开车!)

重温一美和海瑟薇互撩居然就开了脑洞……不知道这一手烂文笔追不追得上脑内呼啸而过的动车=_=万一因为时代背景闹出什么笑话请考据党们温柔的鞭策我,毕竟我只是个没啥文化的迷妹……

1

不列颠的春天来得非常晚,即使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伦敦依然阴雨绵绵,晴朗的日子并不多见。上一年的冬天格外阴冷,又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雪,没有音乐,没有舞会,米德尔塞克郡的贵族们足不出户,过得十分枯燥乏味,所以在新的社交季开始的时候,每一位贵族,每一位绅士,每一个有身份的人都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时光。

Mutant庄园非常大,有着奢华漂亮的,始建于上个世纪的豪华主宅,上百顷的土地经过几日大雨的洗礼,变得十分青翠美丽,但几乎所有通往庄园的小路都泥泞不堪,然而庄园主人Apocalypse大公爵是附近身份最高贵的绅士,所以当他要举办舞会时,访客们的马车全然不顾道路的颠簸难行,陆陆续续赶来。

舞会要到天色完全暗下来才开始,小姐夫人们换下了厚重的斗篷,重新穿回了精美华贵的丝绸长裙,摇着精心熏过香料的折扇,步履优雅的在城堡中漫步,三三两两的低声交谈,男人们则高谈阔论,大声抱怨政治,偶尔同某位女士眉目传情。

Emma Frost夫人冷淡地拒绝了两位年轻男士的搭讪,在女伴的簇拥下朝着前厅走去,眼神高傲如同开了屏的孔雀。

“听说了吗,”Emma身边一位戴着银色假发的小个子女士亲密地挽着她的手,对周围几个密友低声说:“公爵大人邀请了那位新晋的Lehnsherr伯爵,并且还宣称他们是最亲密的友人。”

几个贵妇人齐齐低呼一声,其中两位未婚的少女更是兴奋得微微红了脸,要知道这位伯爵最近风头正盛——他在三个月前继承了他叔父的爵位,而他本人据说十分善于经营,他自己的庄园联通在海外的矿产每年甚至能够净赚6000镑!更重要的是,这位伯爵并没有婚约在身,实在是非常理想的联姻对象。

一位少女晕红着脸鼓起勇气,摇着Emma夫人的手臂小声要求道:“Emma,我最亲爱的,我知道你们两家熟识,那么你一定见过那位伯爵大人对吗?看在上帝的份儿上,跟我们说说,那位Lehnsherr阁下,他是一位什么样的人?”

Emma夫人漫不经心的看了看周围的好友,妆容精致的脸上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她刚要回答同伴的提问,就听到大门口的人群轻微的骚动起来,一辆黑色的大马车停在了城堡门前,从马车后面走下来三个男仆,其中两个忙着卸行李,另一个拉开了马车车门,一个身穿黑色披风的高大男人走下了马车,Apocalypse公爵亲自迎了上去,他们热情的拥抱了一下。

“真高兴见到你,Lehnsherr。”公爵大人已经五十多岁了,披着华丽的外袍,带着长长的假发,涂抹的惨白的脸上露出矜持的笑容。他身份贵重,如果是一般人受到这样的迎接早就受宠若惊了。但这位Lehsherr伯爵应付起来游刃有余,似乎早就习惯了,他只是微微且了且身,嘴角的弧度及不可见:“我的荣幸,大人。”

在场的客人们,尤其是未婚的淑女们都偷偷的打量起这位鲜少露面的新伯爵,他确实还很年轻,五官深刻,颇为英俊,但眼神高傲而冷漠,跟时下贵族的流行不同,他没有戴假发,也不涂脂抹粉,浅金色的浓密头发打理的很短,服帖的梳在脑后,身材健硕高大,非常有男人味儿。几个稍微熟识的贵族靠过去主动和他攀谈,但大多数时候他只是沉默的听着,并且丝毫不在意身边假意路过的女士们暗示的眼光。

“如果我是你,亲爱的Magda,”Emma夫人用扇子掩住嘴唇,对之前发问的少女轻声说,“我绝对不会试图去接近Erik Lehnsherr。”

“他是个冷血的屠夫。”




2


实际上Erik Lehnsherr也并不在意他在贵妇们圈子里的名声,他甚至不耐烦这些虚情假意的娱乐,如果不是同Apocalypse家族的生意,他简直不想跟这些只会夸夸其谈的蛀虫们共处一室!但是Apocalypse这个老狐狸掌握着南部最重要的几个港口,他不得不打起精神亲自应付这位大公爵的贪婪。

离开公爵的书房时Erik的心情并不算好,他打发一直等在门外的管家Hank去取一些酒,独自一人朝着事先准备好的房间走去,并打算找个借口推掉晚上的舞会。但就在他经过楼梯口的时候,一旁的一扇门突然被大力的推开了,一个穿着海蓝色长裙的身影冲了出来——她跑得太快了,而且显然并没有看路,Erik只来得及撇见一眼她栗色的长卷发就被扑到了地上。

虽然有柔软的地毯作为缓冲,但Erik仍然忍不住骂了一声,怀里的人显然也并没有预料到会撞到人,她手忙脚乱的试图从男人身上爬起来,但她太慌张了,又不敢碰触被压在身下的男人,领口淡蓝色的蕾丝皱了起来,纤细的腰肢陷进繁复的层层织物里,很快她白皙的皮肤拢上了一层淡淡的红,Erik甚至能隔着数层若软的绸缎织物感受到她不停挣动的双腿。少女身上清淡的鸢尾香气让他有些心烦意乱,他尴尬的翻身制止了这位女士的挣扎,半直起身试图掺扶她。少女从他怀里抬起头来,Erik疑惑地发现在看到他的一瞬间那双漂亮的海蓝色大眼睛里流露出一点惊讶的神色,不过她很快轻蹙起那对好看的眉,把纤小的手递给Erik。

“真难得见Cherilyn这么热情,看来她很喜欢你,Lehnsherr卿。”Apocalypse公爵略微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Erik一瞬间感到了身边少女的僵硬,他从容的把女孩儿从地上拉起来,后者甚至没有整理一下裙摆就匆匆行了个礼走到阴沉的老贵族身后。Erik注意到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Apocalypse公爵揽过少女的腰肢,干巴巴的介绍道:“这是我的养女Cherilyn,今年刚刚15岁。”并没有给Erik行吻手礼的机会,他用戴着宝石戒指的手蹭了蹭女孩儿细腻的奶油一样的脸蛋儿,少女垂下眼睛,卷曲的睫毛轻轻的抖动了几下,“可怜的小宝贝儿,她天生不能说话。”

Erik的消息灵通,他瞬间想到了最近流传的秘密传言,公爵大人有着隐秘的嗜好,他的宅子里收藏着一只漂亮的金丝鸟。

女仆很快赶来带走了这位公爵千金,临走的时候少女那双含着水的眼睛再次飞快的看了Erik一眼,轻轻咬了咬玫瑰色的嘴唇。

“上帝啊时间过得可真快,舞会马上要开始了,”Apocalypse公爵夸张的感叹了一声,他冲Erik露出一个算不上善意的微笑,“也许你愿意替我跳开场舞。”

“我的荣幸,大人。”Erik Lehnsherr回答,忽略了刚才公爵千金的古怪神色,真奇怪,他们好像曾经见过。

舞会的装潢非常有趣,无数巨大的花盆移栽了高大的棕榈树,被摆放在大厅各处,翠绿色的巨大叶片舒展的重叠在一起,几乎遮住了角落里的圆凳和躺椅,开场的时候,Apocalypse公爵挽着他美丽的女儿穿过一丛丛精心修剪过的蔷薇,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

那位Cherilyn小姐显然重新装扮过了,她换了一身珠灰色的丝绸礼服,衬得她的身型格外的高挑漂亮,栗色的长发被精心的绾了起来,其间点缀着许多光泽柔和的珍珠,颈间跟她眼睛同色的宝石项链似乎有些过紧,以至于她不得不频繁的伸出细软的手指调整它的位置,这个略为无礼的动作在她做来有种惹人怜爱的吸引力,在场的男士们几乎有一大半将眼光投在她身上。当她的养父宣布将由Lehnsherr伯爵代替他同他的女儿跳第一支舞的时候,Erik甚至听到了周围几位绅士的叹息声。

当Erik从公爵大人手里接过Cherilyn的手,他感到这个姑娘轻微的发着抖,虽然无法说话,但整支舞蹈的过程中她一直用一种带着求证的目光看着他,甚至不断用右手食指摩痧伯爵大人的掌心!当她看到Erik因为不解皱起眉时,那神情甚至说得上是失望的,Erik甚至觉得下一秒她就会急的哭出来,然而他们没办法交流,一支舞很快就结束了。少女朝他行了个屈膝礼,重新回到她养父的身边去了,后来的一整晚她都没有再看向Eirk,也不接受任何人的邀请,只是乖巧的伏在Apocalypse公爵的膝边,让他的养父抚摸她漂亮的卷发。


评论(24)

热度(125)

  1. Clinton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