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EC】Mutant庄园(AU,无能力)二更

天启大大对不起,请不要半夜来给我做造型^_^


3

Lehnnsherr伯爵靠在花房躺椅上,无聊的拨弄着手里的银杯,舞会大厅里的气氛无聊透了,一位绅士正添油加醋的描述他在大学里同忍决斗的经历,身边的女士们不时用折扇掩住嘴唇小声的惊呼,仿佛那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似的。那位Magda小姐正坐在Erik旁边,尽管好友并不赞成,但她仍然十分中意这位年轻的伯爵,然而这个冷淡的男人搂着公爵千金跳完开场舞后,只象征性的邀请了世交的Emma夫人,之后就一直躲到了棕榈树下。期间有不少高贵的淑女递来暗示,但Lehnsherr伯爵统统不为所动。Magda小姐在再一次搭讪失败后攥紧了手里的小香扇,俏丽的脸孔因为失落和不甘心几乎羞成了和她的裙子一样的粉红色。Emma夫人安抚的拍了拍密友的手臂,同时狠狠瞪了Erik一眼。

然而伯爵仍然没有任何回应,公爵养女那奇怪的举动让他感到莫名其妙,然而那双罕见的纯粹的蓝眼睛非常熟悉,就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Erik是个非常成功的贵族和生意人,他博学且记忆力非凡,然而无论他如何回想,都没能那位神秘Cherilyn小姐与记忆里的任何人划上等号。

正当心烦意乱的伯爵冷着脸发呆,一边毫无诚意的应付着身边的莺莺燕燕的时候,他的管家Hank快步走到主人的身后,神色微妙地低声耳语了几句。Erik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后起身同周围的人告辞,带着仆人离开了。

他们站在阳台拐角处的玻璃窗边,Lehnsherr伯爵接过管家递过来的一条长长的丝带,上面的花纹非常眼熟——他今晚刚刚见过,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不想接受任何一位夫人或者贵族小姐的礼物,Hank。”他半是调侃半是责备的对自己的管家开口,要知道Hank McCoy为他工作已经将近十年了,这个看着不苟言笑的高个子实际上相当腼腆,尤其不擅长跟女性独处,让他转交这种贵族小姐贴身的,极其私隐的内衣带子,实在已经是非常强人所难的事了。

管家略显局促的皱了皱鼻子,但实际上他的单片眼镜戴得好好的,并不需要调整,Erik注意到他的耳朵红了,“实际上我很为难,大人。但是,那位小姐把……交给我的时候,让我看了上面的字,我想还是您亲自处理的好。”说到后来的时候Hank的声音带了点小心翼翼,Erik狐疑的打量他一眼,背过身小心地展开了那条带子。他的表情忽然僵住了——那条细长的带子上用一种他非常熟悉的圈圈套圈圈的字体写着:“to Mr Magneto”。

很少有人知道Erik Lehnsherr在继承爵位之前曾经资助过一个贵族学校的奖学金【EC】Mutant庄园(AU,无能力,女装瞩目!Georgia era好开车!),那所公学是近百年前英王宣旨创办的,目的本来是给所有求学的孩子一个接受教育的所在,然而现在已经成了一所纯粹的贵族子弟学府,甚至很多王公子弟都是从这里进入牛津或剑桥等国王学府的。Erik在读期间那位校长是位非常有远见的老人,他主张不但接受贵族,也同样接受那些一心向学的平民,比起出身,他更看重一位绅士应有的,高贵的品格,Erik一直非常敬重他。但这样的人显然触及了绅士阶层,尤其是那些血缘古老的家族的底线,这位校长最终以革命党的莫须有的罪名被送上了绞刑架。

Erik想方设法保全了老校长的一双儿女,他把他们接到他的一处私宅。最初的几天两个孩子如同惊弓之鸟,但没过多久那个刚刚失去至亲的男孩镇定了下来,他安抚了依然伤心欲绝的妹妹,并对Erik的援助万分感谢,但他坚决要离开,Erik甚至觉得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他表现得实在太理智了,但他知道他是对的——没有人会留下敌人的后裔。

于是等到风波稍稍平息之后,Erik将少年送到了远在法兰西的一所寄宿制的贵族学校,而把他的妹妹寄养在Emma夫人的宅邸里。

从那以后每隔几周,他总能收到来自少年的信件,最开始只是简单的诉说近期的学业,到后来渐渐的也参杂一些少年人的心事和烦恼,Erik偶尔会回信,并告知他妹妹的近况,这种情况下,少年的下一封信就来的更快一些。但他仍然十分谨慎,信件里从来没有出现过Erik的名字,每封信的开头,都用这种圈圈套圈圈的字体写着“to Mr Magneto”。

慢慢的他们几乎无话不谈,Erik知道他想念家中的花园里那株挂着秋千的已经生长了半个世纪的老树;他担心妹妹Reven的成长,但仅仅是克制的表达思念;他谈到时下新流行起来的科学,言语间透着迷恋和憧憬,这种被全身心信赖着的喜悦让Erik十分感慨,他甚至开始期待时不时出现在办公桌上小小信封。每一封来信都被细心的保存在一个锡制的匣子里,就仿佛一个活生生的少年在那里慢慢的成长。遗憾的是这对兄妹长得并不相像,而少年人的成长太过迅速,凭着仅有的几天接触,Erik只记得他有一双明亮的,蓝汪汪的眼睛。Erik偶尔想象对方长大成人并如愿留校任教的样子,觉得他的学生一定会很喜欢他。

然而就在一年前,少年突然不再来信了,一连几个月,再没有只言片语寄到Erik的书房。后来他甚至特地跑去学校,然而得到的是对方早已离校的消息,更糟糕的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跟他熟识的几个同学也接二连三的失踪了!

Erik急得发疯,但毫无办法。过了不久,他的叔父,老Lehnsherr伯爵喝多了烈酒,突然过世了,因为他没有儿子,作为最直系男性亲属的Erik不得不赶过去接手Lehsherr家族的爵位和产业,这样一番忙碌下来,时间又过去了很久。很多线索再也无法找到,那个俊美的少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时隔一年再次见到熟悉的字体,Lehnsherr伯爵紧绷着下颌微微眯起眼睛,他继续打开折叠的非常整齐的带子——上面还用化妆的黑色染料写明了时间和地点,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去见一见这位Cherilyn小姐。

评论(1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