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EC】Mutant庄园(AU,无能力,NC-17)四更

昨天的存稿被我老公不小心删了呵呵呵呵呵…………心累!

我一直觉得第一战里小教授对Erik说的那句“you are not along”是双向的,小教授通过帮助别人所获得的认同感来确认自己的存在,何尝不是同样需要别人帮助的诉求。而且我也很好奇,如果两个人相遇之前的境遇互换一下,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然后关于同伴(partner)这个词……你们可以看作买个泥投在占小教授便宜……毕竟在稍微早一点的时候这个词翻译成配偶多一点(≧∇≦)~

5

Erik心情复杂的收紧了双手,Charles无疑非常聪明,并且心思缜密行事老成,但他实在太年轻了,此刻他面对着年轻的伯爵,眼里的心事藏也藏不住。

他爱我,Erik心想,这个意外的发现让他感到一阵欣喜的痛苦——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经习惯并且期待着参与一个截然不同的个体的人生。在反复读那些信的时候Erik常常会设想Charles以后的样子,他会进入大学,然后作为教授留在学校里,也许还会成为像他父亲一样受人尊敬的校长,在平和安宁的午后被爱戴他的学生们围在中间温,和而从容的解释讲义。Erik原本以为他那些藏在一封封书信里的隐秘心思将永远被锁在那个匣子里,直到它们伴随他走进坟墓,而不是像现在,在这倒错的囚笼里,Charles饱经磨难,绝望的怀抱着跟他相似的秘密站在他面前,却同样不打算宣之于口。

他低下头,平视着Charles的眼睛,“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人,Charles?你说你尊敬我,但现在你却要求我抛下救助我的同伴自私的逃走。如果我按照你的期望背弃你,那么我就是个卑鄙而胆小的懦夫,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为他哭泣。”

“不,不是的,大人,您……”

“听着Charles,我绝不放弃你,也绝不能一走了之,”Erik打断他焦急的辩解,凝视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回应少年的情谊,但现在显然并不是时候,平时的冷静和决断重新回到了他身上,“我已经承袭了爵位并且有自己的封地,如果我现在销毁协议然后贸然逃走,只会让Apocalypse公爵察觉到我发现了他的秘密,只要我还踏在英格兰的土地上,他就一定不会放过我。而我,”他把还带着泪痕的漂亮少年圈在怀里,避开那些触目惊心的淤痕用手指轻柔的梳理他柔顺的卷发,在Charles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变得可怕,“我想我有理由杀了他。”

然而Charles只是异常安静的任由他抱着他,隔了好一会儿Erik才感觉到他克制地颤抖,夜风顺着打开的窗子吹进来,Charles的眼泪弄的他的领口一片湿凉,他手里还紧攥着那串项链,对于这个安抚意味的拥抱既不回应也不拒绝,Erik不确定Charles表现出来的柔顺是出于对他的爱慕还是Apocalypse长期调教的结果。“那太危险了……”Erik听到他压抑的哽咽,“他是世袭的公爵,他……他是个魔鬼!”接连的变故和折磨带来太多的痛苦,那实在太沉重了,以至于这个少年人在被逼得无处可逃的时候连最后的镇定也被剥离,表现出了崩溃的绝望。哭声牵动了脖子上的伤口,使得Charles的每一次哭喘都仿佛有锋利的刀片刮蹭着喉咙,这让抱着他的伯爵愤怒且心疼,但他只是小心翼翼地用下巴蹭了蹭Charles头顶的发旋。

“你需要更信任我一点,”Erik叹息着轻声哄他,“还记得Genosha庄园的棋局吗,Charles?”Charles当然记得,那老Xavier校长曾经的一处私产,他和妹妹Raven在那儿度过了他们的童年。当时还是少年的Erik在公学里表现出过人的天赋,他年轻气盛,思想激进,争强好胜,并且大概是由于他的罗马血统,还有着无药可救的完美主义。这些特质让他在同届的学生中很快成为了领导者,同时也让他受到了老校长的关注,这个睿智的老人非常欣赏他,他引导但并不干涉Erik的决策,只在恰当的时候给他建议,这种可敬的教育方式让Erik迅速的成长起来,他们甚至偶尔会在老校长的休息室里下一盘棋——最开始的时候Erik一味的进攻,当然他也确实擅长如此,但渐渐地他开始尝试布设陷阱,更加看重全局——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Erik从大学毕业,因为一些事务时不时的拜访Genosha庄园。Charles偶尔也会围观父亲和Lehnsherr先生的棋局,他记得老Xavier经常称赞Lehnsherr先生作“寸土不让的将军”。

“这不只是我的事,Charles,我的背后还有Lehnsherr家族,我有要保护的人,”察觉到怀里的人慢慢平静下来,Erik轻轻的问:“你愿意帮我吗?”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