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EC】Mutant庄园(AU,无能力,NC-17)五更

Q: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场面人除了善于搞事情还需要哪些优秀品质?

A:大庭广众下煽(调)动(戏)群(配)众(偶)=_=

都让开万磁王开始读条开大了!


话说我还有两周就到预产期了,江湖再见不知道要等到几月,在这之前要不要先番外一下炖个肉啊^_^



6



米德尔塞克郡的春天通常并不短暂,但碍于几乎不愿意断绝的雨水,大部分时候贵族们只能抛弃室外的活动聚集在城堡里,仆人们燃起壁炉将花房或客厅熏得暖暖的,倒是把那股连绵阴雨带来的潮湿驱赶了出去。

Emma夫人今晚换了一身缀满了蕾丝和细小宝石的白色天鹅绒长裙,画着精致的妆,白金色的长发用珍珠发网高高的盘起,衬得她白皙的脖颈更加修长。此时她斜靠在花房的一张小躺椅上,不停的扇动手中的小小这扇,用以掩盖她内心的惊讶——那个Lehnsherr,她认识的那个冷漠、高傲、不近人情又冷血残酷的Erik Lehnsherr此时正深情款款的倚在钢琴边,他那双向来冷冰冰的灰绿色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正在弹琴的少女——他甚至还在微笑,上帝啊!

虽然他看在家族世交的份上帮她摆平了她那死去的丈夫难缠的弟弟,让她年幼的儿子最终继承了爵位,她也保住了作为贵夫人的体面,但即使Erik Lehnsherr如今已经是位新鲜出炉的尊贵伯爵,Emma夫人始终对这个吸血鬼充满了戒备,他当年甚至毫无怜悯之心的还趁火打劫,从她手里接管了南部的一个酒庄和部分田产!所以当这个心肠硬的如同钢铁一样的男人对着Apocalypse公爵的养女情谊绵绵,Emma夫人简直惊悚了,她甚至有点可怜那个不会说话的漂亮姑娘,那个惹人怜爱的小甜心正在弹奏一首欢快的北部小调,她白皙的手指抚在琴键上,指尖因为用力微微泛起一点点红,看起来真是诱人极了。

Emma夫人冷眼旁观着金发伯爵的殷勤——他这个举动大概要让在场的一大半未婚姑娘心灰意冷,就像Beaddock家族的Elizabeth,这个脾气火爆的贵族小姐身材娇小,总喜欢戴夸张的银色假发,此时她正脸色僵硬的盯着那位Cherilyn小姐纤瘦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抓着身边神情失落的Magda的手,有点不甘的开口小声安慰道:“行了我亲爱的,Lehnsherr伯爵只不过是是觉得她有趣罢了,想想看,她甚至没办法跟他说话!而且,”她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一点傲慢的轻蔑,“一个养女,呵……”

“够了Elizabeth,你是一个有教养的淑女,不应该这样谈论一位未婚的小姐。”Emma夫人低声喝止了同伴,但她同样对Erik Lehnsherr的举动感到不解,Elizabeth的想法没有错,像他们这样的贵族,婚姻往往跟家族的名誉联系在一起,Erik Lehnsherr身负家族的荣耀,行事又庆幸克制,理应选择更加合适的大家闺秀才对。

然而一整个晚上,金发的伯爵表现的都像个坠入情网的毛头小子一样,他的眼神一直追着Cherilyn小姐的身影,甚至在之后的几天里,如果早晨天气晴好,他会邀请她去骑马,让公爵千金亮蓝色的裙摆如同一朵盛开的鸢尾花儿在他的马背上招摇。所有人都看得出Lehnsherr伯爵被那个精灵一般小哑女迷住了,少女盛着湖水的眼睛像是有着魔力,让这位总是面部缺乏表情的贵族频频对她展开笑颜。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几天后的一场晚宴后的茶会,Emma夫人在快慢拍的集体舞中,趁着交换舞伴的间歇低声问换到她身边的面无表情的Erik:“你这两天在做什么,Erik Lehnsherr,我可不相信你会对一个女人一见钟情。”

“确实不可能,夫人,”伯爵同样压低声音回答,“不过我想有时候总会出那么一两件让人大吃一惊的意外,不是吗?”

很快Emma就明白了Lehnsherr伯爵所说的“意外”的含义,在晚会进行到一半,享受了美酒和音乐之后,他言辞恳切的请求Cherilyn小姐为他伴奏,在得到首肯后,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竟然在少女柔和流畅的琴声中当众唱起了奥地利的情歌。出乎意料的是,在外界传言中对娱乐活动兴致寡淡的伯爵竟然唱的不错,他的声音低沉,发音稍微带一点罗马人特有的卷音,而这反而让他的每一句唱词都像一句绵绵的情话。这样公开的,毫不含蓄的示爱显然也让公爵千金害羞的不知如何是好,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她小巧的耳背晕染到纤细的奶白色脖颈,直到弹奏结束也没有散去。

随后,Erik Lehnsherr伯爵当众向Cherilyn小姐求婚,并恳求Apocalypse公爵的首肯!










评论(2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