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EC】Mutant庄园(AU,无能力,NC-17)六更

我去生猴子了,来日再战,盟友们江湖再见!——啊......挖坑一时爽,填坑就全靠爱了。


7


Mutant庄园的主宅是座非常古老的城堡了,这里的一切都庄严而古板的存在了上百年,在没有客人打扰的时候,庄园的主人也和这栋老宅一样,身份贵重,死气沉沉,连思考的时候都散发出时间带来的腐朽的味道。

Apocalypse大公爵坐在他那张雕花的椅子上,戴着硕大宝石戒指的手上矜持的捏着一张薄薄的信纸,他忠实的老管家,为庄园服务了一辈子的、受人尊敬的Baal先生正笔挺的站在他身后的阴影里,正是他为他的主人带来了这封Lehnsheer伯爵的信件。书房里的灯光并不十分明亮,只投照出一小片堪堪盖过月光的晕影。 公爵放下了信件,一只手敲打着扶手,指甲在那早已失去生命的木头上碰撞出沉闷的响声,他摇了摇头,开口的声音带着咏叹调一般的抑扬顿挫,但谈论的事情简直比充满铜臭的泥腿子更让人恶心:“五万镑,不要嫁妆,真是非常诱人的建议。哦,我的小宝贝儿,我伶俐的小蜜糖,多么的有魅力!Lehnsheer家的小崽子昏头胀脑的模样实在令人遗憾。”他夸张的叹了口气,阴测测的思索,“他们家族的封地离这里非常远,会有的是机会让没出过远门的贵族千金走失,唔......聪明的主意,我的小雀鸟在试着逃离爱他的主人了。真是乖孩子,或许我应该给他那细细的小脖子......”

“大人,”老管家出声打断了大公爵的思考,“失礼了,大人。但是请恕我直言,社交季并没有过去,现在并不是清理鸟笼的好时机。而且今年佃户报上来的账目,大人......”

Apocalypse公爵沉默了一会儿,脸上突然裂开一点笑容,他眯起眼睛低声念叨起来:“没错儿,是的,正是这样。鸟儿在荒野里陨落远比在笼子里更轻易对吗?哈,五万镑,这黄金做的羽毛实在诱人。”老年贵族转动僵硬的脖子微微侧过头,对他同样年迈的管家吩咐道:“去带他来,即使只是养女',也理应在出嫁前听一听老父亲的训导,不是吗?” Charles——或者应该称呼他公爵的养女Cherilyn——被带来之后就面无表情的坐在Apocalypse脚边的一堆软垫上,他垂着眼睛拨弄自己的手指,裙摆铺散在身后,如同无辜的盛放着的花朵。他的头轻柔的枕在大公爵膝上,沉默的忍受着老人手上的饰物偶尔刮扯他的头发。过了一会儿Apocalypse屈指捻起了少年的下巴,Charles不得不顺从的靠过去,然后在被捏得生疼的时候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显得不那么痛苦。庄园主人俯下身用他缺乏情感的双眼仔细打量自己的收藏品,“我的Cherilyn,我甜蜜的小宝藏,告诉我,你是如何用我赐给你的一切去欺瞒一个那位鲁莽的伯爵,如何用这副伪装去迷惑Erik Lehnsheer的?”他靠近Charles,满意的看着他那双蓝得惊人的大眼睛里迅速蓄满了水气,那鲜活的屈辱模样冲淡了大公爵本身香料也掩盖不住的暮霭一般的死气。他装模作样的在少年的耳边嗅了嗅,轻声叹息道:“当然了,你还不敢让他知道你是什么,对吗?哦……让我想想,”那些毫不掩饰的恶意简直能从他稍微有点弧度的嘴角溢出来,“Sebastian把你送给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一件美丽的、不能放在阳光下的收藏……”

仿佛满意于Charles极力隐藏的痛苦,他用拇指碾着少年娇嫩的嘴唇,在感觉到手掌下轻微的颤抖时惬意的闭了闭眼,“我的小宝贝儿长大了,想要离开他的主人,他还把自己买了个好价钱......哦不,你值得更多,更多!让我们看看你美丽的小脸蛋儿有多大的价值,亲爱的。”

大公爵撤开手,抽出丝帕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灰尘,重新靠回椅子里,给自己的养女估了个价,“我猜lhnsheer卿一定愿意再出五万镑,作为早日成为我半子的代价。作为交换,我也愿意给给他一点小惊喜。”他懒洋洋的吩咐守在一旁的管家:“带小姐去'永恒之间',我有义务让我的孩子当个合格的新娘。”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