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锤基】自深深处——来自炼狱的万言情书

把随缘完结的搬来撸否存个档……督促自己做个人



尽管我与完美相去甚远,然而冥冥之中,我为神所选中,去教导你一个更为灿烂的秘密——痛苦的含义还有那其中的美丽。
里丁
Summary
在战后的某一天,复仇者们重建家园的间隙里,Thor跟火箭浣熊聊起Asgard曾经的生活,聊起父母,聊起并肩作战的伙伴,然后聊起他的弟弟。
“你不知道,那个时候Lok已经i可以说是九界最顶尖的法师了,但他最热衷的还是那点可爱的恶作剧。”Thor不无唏嘘的跟小兔子这样炫耀。
他说这些的时候眼里有已经不再有泪光,只剩下带着点骄傲的缅怀。然而倾听的对象是火箭,他最初被创造的目的是安抚和治愈战争带来的创伤,虽然看起来并不像,但镌刻在基因里的天性使得他能更敏锐的感知他人的情绪。他抬头看了看还在回忆的神祗,又垂下耳朵在包里翻翻找找,最后在Thor疑惑的神情中递给了他一个亮蓝色的魔法球……
“睡觉的时候握在手里。”火箭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嘱咐Thor。

神也是需要睡眠的,不只是躯体上的疲惫,他们的灵魂在沉眠中游走于肉眼不可见的领域,在梦境中感受不可追的曾经,也预言不可知的未来。
但Thor自从Ragnarok之后已经很久没做梦了,事实上在Loki“又一次”死亡之后,他连片刻的安眠都不再拥有。更何况虽然战争暂时结束了,生活却还是要继续的,受难的人们需要安置,损毁的文明需要重建,这简直为雷神的不眠不休提供了恰到好处的借口。
是以那天晚上Thor久违的躺在床上,在柔软的织物里反复把玩那颗魔法球的时候,也依然睡意全无。
他枕着一只手臂,把那个蓝色的小玩意儿抛起来再接住,不知怎么就想到在很久以前他闯了祸的弟弟被关在布置得极其舒适的牢狱里,Thor忍不住通过魔法偷偷看他,黑头发的小巫师也是这样躺在床上抛一个苹果。
那几乎是这对兄弟最针锋相对的一小段日子,在那之后Frigga身殒,回归星辰,一切来的太过突然,他们不得不联手为母亲复仇。
回忆进行不下去了,比起后来这次戛然而止的告别,Loki蜷缩在他哥哥怀里低语着逐渐冰凉似乎更加像一个合理的结尾,虽然痛苦,但更加完整。Thor紧锁着眉头,没有注意到手里的魔法球无声无息的闪动,钴蓝色的光芒像是有着生命一般在方寸之间流淌着,像是一种隐晦的邀请。四周是悄然的黑暗,雷神满脑子不着边际的想法被声音的打断,一阵奇异而熟悉的困倦席卷了他,于是疲惫的神祗不太安稳的阖上了眼睛。
他这一觉并没有睡很久,但醒来时浑身暖洋洋的慵懒,还带着点说不清的轻松。Thor咕哝着翻身拥住被子,然后被自己的嗓音吓了一跳。他掀开被子跳下床,赤着脚踩到了长绒毯上,随即注意到那根本不是他自己的脚——即使在幼年期,Thor也未曾给人如此伶仃的视觉效果。Thor环顾四周,月光下金绿相间的帐幔、因为身高原因显得格外宽大的床、精细而奇巧的小物件,魔药形成的终年不散的烟雾,床头上跟银杯并排放着的厚重魔法书……这简直不能更熟悉了!他寻着记忆跑进盥洗室,垫着脚踩上洗手台前的台阶,在镜子里意外又惊喜的看到一双宝石绿的眼睛,嵌在一张惹人怜爱的小脸蛋上——那是他弟弟的脸,是年纪尚幼、还会追随着他身后、向他敞开卧室大门的小Loki的脸。
Thor疑惑的抬起手捏了捏胳膊上软肉,他看着露在睡衣袖口外那一小截细瘦的手腕,属于他弟弟的圆润指甲在透白的皮肤上留下浅浅的淡粉色半月形印记。这应该是一个梦境,或者一个高深的魔法,Thor想,然而除了他们的母亲和邪神本人,Thor实在无法想到还有什么人愿意耗费魔力把成年雷神的灵魂毫无恶意的关押在他幼嫩的弟弟的躯壳里。哦是的,魔法,Thor想到火箭浣熊送给他的魔法球,猜测这是来自小兔子的收藏,编制梦境的昂贵小把戏。他扯了扯睡袍宽松的袖口,那一圈细密精巧的褶皱收拢着布料贴在身上,轻柔温暖的仿佛是个真实的亲吻。Thor对着镜子笑了一下,镜子里的Loki也跟着翘起嘴角,实际上成年之后Loki是很少这样毫无防备的微笑的,他总是谨慎的维持着和周围人不远不近的关系,用恰到好处的恭维维持着亲近,又用无关痛痒的恶作剧保持距离。
不,也许不是……Loki最后还是坦诚的微笑过了,在他终于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的姓氏的时候。然而对于Thor而言关于那天的细节总是模糊不清,说不准是2被泪水糊住的眼睛还是规避伤害的本能使得记忆产生了偏差。他没办法再回想,于是转而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镜子里的弟弟,然后恋恋不舍的把眼睛移开,开始探索他已经好几百年没有踏入过的,属于Loki的房间。
跟人前安静乖巧的假象不同,他的弟弟实际上非常喜欢那些浮夸而不实用的装饰品,他总能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搜集到奇妙的小玩意儿,有一些甚至是Thor替他找来的,这些收藏大部分存放在他自己的魔法空间里,只留下很少一部分装饰自己的起居。说实话,这类东西大多有一点危险,换作十几年前即使Loki同意Thor也并不愿意轻易碰触他们。然而此时,这些稀奇古怪的摆设成了Loki鲜活存在过的有力证据,神的生命如此漫长,然而Thor只能从过往的灰烬中重新了解他的弟弟了。
Loki的床前悬挂着一只闪闪发光的金镯,Thor记得这个,是Loki拿金鬃猪跟矮人打赌赢来的;他的银杯是华纳海姆的产物,总是盈满喝不完的蜜酒;Thor跳上床掀开枕头,下面果然放着他们两个在亚尔夫海姆一艘海盗船上缴获的匕首……这个梦境可编织的太真实了,Thor在心里偷笑了一会儿,又把注意力放到床边那本书上。
那大概是Loki不知道那本魔法书,Loki是个天赋卓绝的魔法师,他总有读不完的书捧在手里,偶尔兴致来了还会教Thor一两个实用的小咒语,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把这些艰深的古老词句用到邪神层出不穷的坏点子里,那可着实是一场灾难。
Thor小心翼翼的翻开那本书,然而除了扉页里面一片空白,只有极其轻微的魔力波动从那几行字中传来。
“All trials are trials for one`s life,just as all sentences are sentences of death ,and three times have I been tried.”
这是一个密语魔法……Loki跟Thor提起过这个,只有施法者本人的声音才能使得被施了法的文字展露原貌。Thor不自觉的清了清嗓子,逐字逐句的念了出来。
随着少年清澈甜美如同糖霜的嗓音,这本书慢慢的变了模样,Loki带着奇妙笔画的字迹渐渐填满了空白,重现了不少往日的旧时光。也许根本不应该称之为一本书,它更像是一纸长长的信,纸张已经有点旧了,看起来也并非精心保存,有一部分书页还沾着可疑的褐色痕迹。它是一封写给Thor的长信。
“我从不可归处, 为我在世间最后的作恶总结陈词。

……

虚荣是铁条封住了窗口,以仇恨作为看守。

……

那么久远的时光和现在的我,其间横着一条不可跨越的长河,着茫茫一片荒山野水,即使能看得见,也实在难以望穿。
……

这一切,我一点不知道,一点也无法知道。她离开,纵使我的银舌头能使枯木开出花朵,也没办法说出内心的哀伤与愧怍。
……

悲怆是一道伤口,除了爱的手,旁人一碰就会流出血,甚至爱的手碰了,也必定会鲜血淋漓,虽然那并不是因为疼。

……

如果旧日的情感,那些你的同伴们不以为然的爱,你千百次向我表示的善而不得善的盛意,我千百次欠你尚未回报的人情,光是履行义务,哪怕最无情意的契约关系,也该使得我对你开口。我知道这会要了我的命,这意味着一种不可容忍的耻辱感将紧追我不舍。好在我生命所过之处,不过是撒种入土,而你生命所向,尚有我们的荣光。”

“我很高兴你喜欢我的情书,bro。”Thor吓了一跳,但那确实是Loki的声音,邪神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正挑着眉看年幼的自己捧书默读。
“Loki?”Thor不太确定的问,眼前的Loki是他成年时候的样子了,然而他看起来又不太一样了,屋子里的药烟在他身边聚拢有散开,是不是古怪的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
Loki却像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异常,他从魔药架子上拿起一颗水晶,任由那颗亮闪闪的小东西突然穿过他的手心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摔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这可不能怪我,维持实体很吃力的,我的魔力不够了。”
Thor并不满意他兄弟的开脱,他两道英武的浓眉皱起来,执着的要求一个解释:“你……你还活着对吗?又一次假死?你在哪里?约顿海姆或是什么别的……”
“约顿海姆已经毁了,哥哥。”Loki轻柔的打断了他哥哥的疑问,他坐在窗边,日渐稀薄的月光透过他曲起的长腿,投照在长绒地毯上。“我没什么地方可去,也不在乎埋骨之所。Hela死在Asgard,冥界无人接引,而我也去不了英灵殿,你知道的。”
他说起这些神态自然,有种毫无顾忌的坦荡,然而Thor深刻的感受到了寒冷刺骨的疼痛。那实在太疼了,远超过点燃死星所遭受的灼烤,Thor不得不放缓了呼吸,他的肺叶随着吸进的空气遭受凌迟,似乎连血液也被冰霜侵袭,逼迫他无法发声,只能红着眼睛看着他半透明的兄弟。
“不,别用我的脸露出那种表情,Thor。我可没那么多愁善感。”Loki皱了皱眉,对他的兄长发出抗议,他抬起手来弯腰靠近Thor,在快要碰触到的瞬间又不自然的放下,然后他笑了:“真是奇怪,Odin总以为我血统里的恶会毁了我,可是瞧瞧现在,我的爱,我的王,我的兄弟,我的荣光,我钟情的所在,我心灵的归所,他为我哀悼,在我送给他的小礼物里痛哭。”
痛哭?谁在哭?我吗?Thor后知后觉的低下头,他的双手恢复成雷神原本的模样,手背上几个古怪的圆形湿痕,汇聚成浅浅一洼,流淌到裤子上。他想起Loki曾不止一次半真半假的赞美他,然而银舌头行素不端,他并不愿意使人分辨出那遮掩在谎言中的真心。
现在Loki反而直白了很多,他看着Thor,用没有实体的手指梳理他的头发,用最后的魔力对心爱的人倾诉衷肠:“月亮就要落下去了哥哥,不和我一起迎接阳光重照Asgard的时刻吗?你知道,我答应过你的。”
“不,Loki,别这么对我。”Thor略带点惊恐的抬头观察天色,那片白垩色的底部渐渐显露出一点金光来。他站起来,看着弟弟退了色的身影,嗓音沙哑如同吞食了炭火。
“我很抱歉,Thor。”Loki摇着头,他的眼圈儿也红了,那双比祖母绿还要动人的眼睛带着一点温柔的笑意,看上去又有了几分还是仙宫小王子时候的楚楚可怜,他张开手臂,拼尽全力凝出了一个不太稳定的实体,做出一副迎接拥抱的姿势。“我可以再要求一个吻吗?”
Thor的回答是毫不犹豫的抱住了他,双唇接触的一瞬间他感到Loki的眼泪也终于落了下来,但是真奇怪,那液体流进嘴里,既不酸涩也没有温度,仿佛只是一点点冰霜的碎末。Thor闭着眼睛,而咫尺之间,他的弟弟、他的罪恶、他的牵挂、他已然不存于世间的半魂,在他的怀中化作细碎的蓝色光点,融化进初升的阳光里。
“Farewell,bro。”

太阳再次升起来的时候Thor从无梦的酣眠中醒来,他感到一种久睡之后的乏力感,然而这又确确实实是他战争之后难得的好睡眠。他打着哈欠起床,一边套上体恤一边记挂着今天复仇者们的会议。
刷牙的时候他看着镜子突然觉得有点古怪,但那个想法实在太过短暂,随着洗手台的水流很快就不见了。他精神很好,早餐的时候消灭了三人份的培根鸡肉卷,还在遇见兔子船长的时候伸手跟他碰了碰拳头。
火箭浣熊仔细观察了一下Thor的脸色,不太放心的寒暄:“昨晚睡得怎么样,大个子?”
“哦,棒极了。”Thor神情轻松,他的笑容那么灿烂,但已经是个很有担当的王了。
一阵轻微的风吹进Thor的卧室,床头的角落里一颗灰色的小球被轻柔的吹散,变成普普通通的尘埃,被风带走了。

评论(12)

热度(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