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锤基】圣血红颜 莎乐美AU nc-17 完结了放心看……

大家……如果还看的过眼,请留个言鼓励一下我……谢谢

(上)

泰坦之月的夏日十分短暂,然而纵使干冷的冰霜要覆盖这片土地大半年的时间,在短暂的多雨期,却总是热的让人恨不得剥了皮。王都近日来由于国王新婚的庆典格外的热闹,各地观礼的使节团接踵而至,更使得空气都带出颓靡的燥热来。
Loki不太喜欢夏天,也不太喜欢庆典,他趴坐在偏殿回廊的水池边,伸着白皙的手臂懒洋洋的用桂枝抽水花玩。缀着宝石的墨绿色丝袍在他身后铺开一大片,来往奔波准备庆典的奴隶们不得不毕恭毕敬的绕开,生怕惊扰了新王后的弟弟。
这里面也有新王后的意愿,他姐姐Hela是约顿贵族的女儿,还是个罕见的铁血将军,她的凶名和美艳同样昭著,在没有进入停战期前,敌国的军队里都习惯称呼这位手染鲜血的美人为死亡女神,甚至还流传着各种关于她的恐怖传说,比她父亲活着的时候更为显赫。Loki几乎以为那就是他姐姐最好的时代了,然而当不久前九界签订了和平契约,泰坦国王Thanes成为了新主,关于这位蛇蝎美人的新消息迅速另一种方式进入了人们的视野——Thanos居然废掉了陪伴他超过百年之久的王后,向诸国发出邀请,一门心思的想要迎娶这个不祥的女人。
相较于她姐姐的声名赫赫,Loki那点名声就算不得什么了,他原本只是他父亲跟家奴找乐子的产物,在约顿没什么道德约束的环境下一个可有可无的私生子。坏就坏在这个私生子实在太漂亮了——Hela第一次见到这个弟弟的时候他连少年人也远称不上,正跪在一群奴隶里面学习舞蹈,那简直就像是把珍稀的大颗祖母绿放在沙子堆里一样显眼。Hela做主带走了他,并给了他正式的身份,从此这对姐弟就开始经常在各种重要场合同进同出。
眼下即使远嫁他国,死亡女神依然把她的弟弟纳入了随嫁的队伍,在外人看来,这个容貌精致的贵公子更像是她妆奁里最为夺目的奇珍——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会装点国王的床榻。
任何流言在宫廷里传播起来速度都极快,虽然碍于新王后的关系并没有人敢在Loki面前说三道四,然而这些生来卑微的灵魂从不吝惜恶意,靠着眼神和肢体,人们自有一套暗语对远道而来的美貌青年传达他们的鄙夷跟怜悯。
但流言的主角对揣度他命运的蝼蚁们没有兴趣,Loki已经习惯了这副皮囊带来的麻烦,在必要的时候,他甚至已经学会了利用这小小的弱势来为自己谋取权益。在他来到泰坦王都的这短短两个月,Loki 这个名字已经成为贵族圈子里一个心照不宣的香艳符号,人们幻想他丝袍遮掩下的风光,真诚的倾慕和下做的欲望混合在一起,甚至有昏了头脑的年轻贵族男女在Loki经过的路上献花,表达自己廉价的忠诚,然而更大胆的行为再没有了,实际上也并没有人真正敢从国王的杯子里分一杯羹。
正如同现在,Loki塌着腰倚在一堆软垫里,苦夏让他整个人都恹恹的,但落在路过的内臣眼里就变成了十足惹人怜爱的柔弱。有人忍不住上前同他寒暄,Loki懒懒的应付,他指尖还残留着桂枝的香气,仰起脸和人说话的时候,那双翡翠绿的大眼和单色眼影的薄唇总能勾起人不那么光彩的小心思。搭讪的贵族正心猿意马,刚要顺势再聊两句,回廊转角处传来了争执声。
Loki见状侧过头,冷艳的侧颜因为这个动作奇妙的显现出一股娇憨。那些争吵不休的人并没有露面,他仅能瞥见一袭热烈的红色,那似乎是某个人的披风。
“那是什么人?”一旁的泰坦贵族不太满意Loki的走神,略带斥责的询问旁边的侍从。
“是Asgard的使团,大人。他们似乎不太满意礼官们的安排。”
“阿萨人?”Loki闻言直起身坐了起来,墨绿色的布料滑过他的小腿,Loki伸出涂着黑曜石粉末的脚趾示意身边的奴隶帮自己穿上鞋子。“带我去看看。”
“这可不太合适,殿下。”还不肯死心的泰坦人连忙阻拦他:“我听说这次来观礼的是Asgard的王储,那位雷神Thor,王后陛下在三年前可还在战场上亲手弄瞎了他的一只眼睛呢。”
约顿海姆和神族世代为敌,此间说是血海深仇也不为过,而泰坦异军突起,顺利问鼎九界,正是乘着这两个劲敌互相缠斗,两败俱伤的东风。
如今Loki的姐姐即将成为泰坦的王后,身为约顿人的Loki实在不该对往日的仇敌过分关注。
但被阻拦下来还是使得这位贵公子不痛快了,他倍感无聊的看了看身边扰人的泰坦贵族,如同在看一只牛氓。末了对着那张紫红色皮肤的脸孔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就告辞离开了。留下那个倒霉的追求者惋惜的叹气。
事实证明如果Loki想做什么事情,那他一定会百折不挠,想尽办法达成心愿。在回寝殿的路上他甩开了跟随的仆从,只准许一个他从约顿海姆带来的奴隶跟着,带上兜帽跑去王都的集市上痛痛快快的玩了一圈。等到夏日的暑气随着日落稀薄下来,泰坦夜晚的红蓝双轮月渐渐升起,Loki手里拈着不认识的平民姑娘送给他的一小束石楠,悄悄绕进了Asgard使团落脚的别馆。
靠着他姐姐的声威和他自己那套蛊惑人心的本事,Loki几乎没费什么劲儿就进入了主宅,他堂而皇之的拾阶而上,推开属于阿萨领队人的房间,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他又打开窗子,站在小阳台上往下看——那个穿红斗篷的男人一头阿萨王室标志性的金发,却不知为什么剪的极短,全不似神族的风俗,此时正在后院的演武场跟一个大胡子比划着。他们没有拿武器,但看那拳下生风的架势两人都必然是旧历沙场的战士。Loki看着那大胡子用不符合身型的灵巧躲过了金发男人的肘击,然而脸颊上赘余的软肉却因为快速地躲避不可抑制的颤抖,被实实在在的逗笑了。
楼下的几个人一齐抬头,Loki摸了摸鼻子,随手把石楠花一扔,看准了位置长腿一翻,跨过护栏从小阳台上直直坠落。
那个穿红斗篷的阿萨神族下意识地伸手去接,隔着斗篷轻薄的布料稳稳接住了从天而降的美人,抱住一怀冷香。Loki伸出两条白生生的手臂,自然的揽住对方的脖颈,双眼灵动的打量对方。抱着他的男人身材高大,面容俊美,海蓝色的眼睛十分迷人,右眼被一只皮质的眼罩覆盖,看起来十足凶悍,接住他的动作却友善而彬彬有礼。
“你是Thor,天呐,你可真壮。”他微微勾起的嘴角甜蜜,语气惊讶,眼睛却表达着调皮的笑意。
然后不等任何人回话,他就松开手臂,从Thor怀里跳了下来,Loki身量高挑,只比金发的阿萨人矮一点点,仰头的时候从斗篷里露出曲线美好的脖子,像个小孩子一样炫耀:“他们说你和我姐姐打过仗呢。”
Thor的眉头皱起来,兜帽遮住了Loki一身标志性的衣物,他原本以为这个突然出现的精灵一般的年轻人是跟随哪个使团来参加典礼的宾客。然而那出挑的黑发绿眼,跟传闻里如出一辙的明艳诱人,再加上一个跟自己交锋过的姐姐,实在不难猜到眼前人的身份。
一时间,不仅仅是他,周围的几个人也围了上来,看着Loki的眼神都带着明显的敌意。
“这里不欢迎约顿人。”一个眉目平板的小个子阿萨人冷冷的开了口。
Loki嘴角的笑意也迅速收了起来,他曲起食指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一下,悠哉悠哉的提醒:“恕我直言,现在你们才是客人呢。”然后他又转向阿萨王储。睁着那双月色下显得幽深的眼睛要求道:“跟我说说话吧,Thor,说点什么。”
他的模样实在是绝妙,在愿意的时候,是十分容易让人心软的,然而Thor只是看着他,带着几分冷淡的警惕,干巴巴的回应:“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殿下。”
然而Loki难得的有十二万分的耐性,Thor的声音浑厚低沉,也正和他的意。他舔了舔淡色的嘴唇,感到胸腔里那颗心脏怦怦直跳:“你的声音也好听。”他直白的赞美,然后不加掩饰的热切道:“我想我喜欢你了,Thor。”
他轻巧的靠近,感受到Thor瞬间僵硬的躲闪,守在一旁的大胡子侧身挡在他的面前:“这又是你们约顿人的什么把戏?走开!小婊子!离Thor远一点!”
Loki不满的退开了,他又看了Thor一眼,露出一点意味深长的笑容。“多么可怕的判断力,那你们可要注意了诸位,看好你们的王储殿下。我中意他,想要一个吻呢。”
其余两部分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需要移步随缘……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6172&extra=&page=1&mobile=2
谢谢捧场的小伙伴们

评论(41)

热度(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