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锤基】我的一个向导朋友 人造哨兵锤&黑帮向导基 04-06

04
大概是被这超现实主义的威胁恶心到了,黑头发绿眼睛的小坏蛋良心发现一般降低了出现的频率,只偶尔恶作剧一样的给Stark工业的机密实验室送上惊喜,又都赶在Tony暴怒之前溜之大吉。
然后,在度过了一个又是只有抑制剂和硅胶制品陪伴的漫长夏日之后的某一天,Loki突然接到了他委托制造商的来电。
通常情况下,如果非要选择终结自己生命的对手的话,坏蛋联盟里一半的家伙都更希望那是Loki Laufeyson,他除了外貌出挑之外,在犯罪的时候总有一种不合时宜的圣洁的仪式感。Loki不喜欢脏兮兮的收尾,他总是尽力让他的敌人体面的离开,仿佛他们每一个都是献给死神的礼物。所以当他不得不动用暴力的时候,心情简直比伦敦的雨天还要糟糕,那种从内散发出来的嫌恶甚至让他的手下退避三舍。
当这样的心情遭遇到来自Stark意外的联系,并被告知“他们的小秘密遭遇了一点瓶颈”之后,瞬间从毛毛雨爆发成了雷雨的级别。
“你最好确定这是个货真价实的‘紧要关头’!否则我一定让你那个德裔小宝贝痴呆一整年!”压低声音并切断通讯后Loki泄愤一般用精神触丝搅碎了眼前银行家跟他的量子兽的意识通感,嵌在对方侧腹上放血的指尖刃也被抽了出来。对方倒地抽搐,而Loki只是满脸不适的查看了一下手上沾染的血迹,仿佛一刻也不想多待。他扔掉脏外套大步离开房间,还不忘吩咐身后打扫战场的亲信:“把这个吸血鬼带去送给Laufey,亲爱的Angerboda。告诉他我要诺维罗对过那个酒吧做报酬,这种活儿简直恶心透了!我要去度假,现在就去。”
Loki在他仅剩的几个有竞争力的血亲眼里名声可不怎么好,他们巴不得在他离开伦敦的路上弄死他。为了避免这些苍蝇一般的小麻烦,Loki甚至假模假样的带上一个旅行箱,他甩掉了跟在自己身后的三波尾巴,在机场用甜美的微笑顺利晃花了地勤人员的眼,趁机伸出精神触丝操控那个可怜的普通人给自己办理了去往开罗时间最近的航班。当然了,他并没有真的去开罗,实际上如果查询当天的出入境记录,那上边都没有出Loki Laufeyson的名字。
总而言之,当Loki费了一点功夫站到Stark大厦的接待室的时候,往常来接他的Jarvis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金发女士。她话不多,只是引领着黑帮继承人通过了门禁,然后——哦然后,Loki突然就没有赶来之前那么怒气冲冲了——看看眼前像是飓风摧残过的实验室吧,有近半的设备报废成了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废铜烂铁,真不知道Tony为什么还让它们继续堆放在这里;那位和小胡子形影不离的金发管家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站在Tony身后,而是脸色惨白的坐在一把扶手椅里,虽然并没能看出对方受了什么伤,但Tony略微混乱并且缩小了一圈的意识云可骗不了人。
“你的员工终于忍受不了可恶的资本家的压迫,决定起义了?”
Tony少有的没有反驳这个讽刺,他头发乱蓬蓬的,整个人都疲惫又奇怪的亢奋。“是你的传家宝,Loki。”他拍了拍金发管家的肩膀,起身示意Loki跟他走,“当Ja还只存在于高维空间的时候,我就想尽办法试图降维,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把我自己的意识云解码编撰,用代码的形式投影到重现到我们这个维度。换句话说,我首先要把意识转换成数据。可是你的这个,”他打开了培养仓的舱门:“我们试图解析他……”
跟已经一片狼藉的实验室相比,培养仓的状况要好得多,那具阿波罗一般的义体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被启用,而在它的正上方,Loki发现冬棺已经褪去了他现世维度的外壳,变成一团纯粹的亮蓝色闪着电光精神力,悬浮在半空中。仔细观察的话,“他”也并不完全是亮蓝色的了,几乎每隔那么一下会儿,就会有暗红色的光点转瞬即逝。
“他一定非常古老了,众神时代的遗留,哈?”Tony没有制止Loki靠近他变了形的传家宝,而是打开投影记录,给他看实验台中间逐渐解码成功的数据聚集体,“最开始的时候不太难,但是当那些红色的东西出现的时候,”仿佛是在印证他的话,记录中那团精神体中血丝一样的光路又开始探头探脑地闪现。“他失控了!我跟Jarvis都遭受了攻击,我不得不打了一针稳定剂,这周末还要去做精神梳理,野蛮的方式!”
录像最终在一段混乱的火花和Tony精神力的暴乱中结束了,但小胡子显然心有余悸。“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能成功,他必然会是个强大的哨兵。但你也看到了,转换过程不顺利,他太强大了,没有什么集成技术能承受得了他的爆发。”
“impossible。”Tony下了结论,“或者你再等个几年,可能我们的技术就跟得上你的需求了。”
“不,再试一次。”Loki拦住了转身要走的军火商,他盯着那团精神体,嗓音低沉而兴奋,翠绿的眼睛亮闪闪的。“我能见他。Laufeyson们总是喜欢豢养大型野兽,我之前倒是并不感兴趣,现在,是时候也来一只了。”
“我说过了没有设备能……”
“但我可以。”Tony的劝解被打断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满脸骄傲的男人,“这是我挑选的哨兵,我们可以建立意识通感,然后你只要读取我的意识云就行了,我可以暂时撤销意识屏障。”
“太难了,”Tony摇了摇头,一边建立通感一边输出?你的意识云会被冲击的渣都不剩。”
“Hey,别把我跟你们这些脆弱的蝼蚁混为一谈。我同时篡改十几个人的记忆给Helbindi擦屁股的时候你可还只能操控一点微弱的精神力在那堆铁皮上寻找焊点呢。”Loki不太高兴的反驳,“我说,再试一次,我可花了大价钱呢。”
他们两个互相瞪视了半天,最终个子矮的那个率先妥协了。“好吧,”Tony叹息道:“好吧,该死的再试一次。上帝啊这听起来像是魔法。我在临海的别墅里还有一套设备,我可以找人把它们搬过来。我们明天就try again。”他仍然不太赞同的冲兴致勃勃的雇主撇了撇嘴:“希望你来之前立好了遗嘱,或者找好了赡养机构,小巫女。”


05
“这太疯狂了!” 第二天一大早Tony就抱着肩膀站在填补了新设备的实验室门前,说实话他早就不是热血过头的少年人了,但是参与到对新鲜的未知事物的探索和创造中依然让他兴奋。“你该阻止我的,Jarvis。”他言不由衷的说。
他的伴侣精神看起来比昨天要好上一些,但是显然他才是真心实意不愿意让Tony再次冒险的那一个,但面对兴致勃勃的心上人Jarvis显然已经妥协了:“您知道我没办法拒绝您,sir。”不过他还是谨慎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这很冒险,Laufeyson先生的亡命徒生涯让他的胆子跟野心一样成长的太快了。”
“而你可爱的向导就应该像甜美多汁的水果被好好的保存在铁皮罐头里。”Loki悄无声息的站在两个人身后嘲讽道。他开口的时机太过突然,前面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以至于金发管家看他的眼神简直不能被称作是含蓄的不友善了。
但Loki显然不在乎这个,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Laufey家其余的子嗣大概都能让他变成一道分子料理了。他气定神闲的回给Jarvis一个看起来就不怀好意的假笑,尖头的黑色小蛇也威胁似的抬高了头。Tony不得不站到两人中间是图隔开这堪称幼稚的交锋,不过鉴于身高问题,很明显的失败了。好在他还是成功引起了雇主的注意,把话题引导到最关键的部分。
“下周二的中午我有一笔非常重要的生意要谈,晚上还要陪Laufey出席一个慈善会,出于为我们双方都节省时间考虑,我想我们可以跳过这一段意识链接制造的肉麻保护欲,直接开始复苏我的‘哨兵’了,好吗?”
Tony挠了挠鼻子,虽然对黑头发小恶棍的措辞颇有意见,但出于一个商人良好的职业道德,他还是决定尽量友善的提醒对方:“OK,不过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我是说,你看,你是一个独身向导,而那个,”他指了指实验室里准备就绪的培养仓,“我们假定那百分百是一个即将重生的哨兵,那么他就很有可能还要再经历一次觉醒。哦,对了,你们在那之前就开始建立意识通感。”他有点幸灾乐祸的揶揄:“我觉得你要是就这么进去的话没准还需要准备一张床。”
Loki翻了个白眼表达了对这种粗俗说法的排斥,但也并没有反驳,而是转动戴在左手中指上的祖母绿戒指,翻开宝石戒面给自己脖子后面的腺体来了一针强效抑制剂。
他那满不在乎的表情反而让大眼睛的小胡子觉得仿佛自己的后颈都跟着疼了起来,“你实在不像个向导,”Tony转头解锁了实验室的大门,但他还是忍不住问:“所以像你这种性冷淡干嘛非需要一个哨兵呢?”
他并没有等对方回答,而是快步走到工作台前拿起一个纯金色的头盔,它的造型很奇特,有点像众神时代的战甲,额前伸展出两只长长的弯角一样的装置。“新送过来的增幅器,”Tony解释道:“通感链接开始之后几乎是不可逆的,我跟Ja都只能呆在实验室外面通过它收集有效数据。说实话,跟你挺配的。”
他的雇主接过头盔皱着眉把玩,而Tony目送他走到培养仓边坐好,关闭了大门。“Good Luck,小鹿。”
Loki心情复杂的戴上增幅器,再次打量了一遍那具几乎完全是按照他口味设计的生物机械义体,即使挑剔如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个杰作,完美的像是出现在每个向导觉醒的时候那次凶猛的结合热里幻想出来的阿波罗。
然而“他”还没能醒过来,Loki审视着悬浮在义体上方湛蓝的能量团,最终十分谨慎的从意识云中探出一根极细的精神触丝,在Jormungander的配合下试试探探的碰触了几次后,慢慢的缠绕了上去。
绿眼睛向导的意识云渐渐包裹了那团明亮的精神体,在最初的接触中Loki仅仅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灵魂,那种悍勇的气息使得Loki推测他应该曾经是个久经沙场战士,但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推断——“他”太过轻信了——不管愿不愿意,这位Laufeyson先生堪称精彩的黑暗生涯当中入侵他人的意识云篡改记忆、操控情绪简直如同喝下午茶一样平常,这也就意味着他见识过数不清的人心,那些极力隐藏的小秘密总会躲在层层的意识屏障后面,而这个即将成为他哨兵的精神体太干净了,虽然力量强大却太过坦荡,带着一点盲目的温柔、毫不设防的接受了Loki的探索。
“他”一定会爱我,这个认知吓到了Loki,以至于他的量子兽都回头关切的看向他,这太可怕了,Loki Laufeyson是如此精悍而高傲,他不需要这种甜腻腻的无用感情!
Loki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他不太喜欢无法预判的事物,那通常意味着风险。但鉴于意识通感一旦开始建立即不可逆,这种犹豫也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就不得不消散了。他开始更加深入的探寻,并且试图唤醒“他”沉睡的意识。
大概因为经历了太过漫长的时间,记忆的碎片已经残破的无法拼凑,但仍然有一些顽固的片段被挖掘了出来——金色的古老神殿、威严的王室、盛大的庆典,Loki甚至还注意到有个身材娇小的漂亮女人!这让 Loki有点不高兴,精神触丝都瞬间僵硬了一下。大概是这点怒气太过鲜明,先前那些死水一般的蓝色能量竟然产生了轻微的波动,传达出一种类似于安抚的情绪。对方的回应使得通感建立的过程顺利起来,他顺着回应探出了更多的精神触丝,慢条斯理的引导着混沌一团的能量流动起来。
渐渐的,Loki能够捕捉到“他”逐渐成型的意识云中不时闪现的电光,以及意识云深处隐约可见的大型猫科动物轮廓。但就在Loki准备放Jormungander进去熟悉一下彼此的时候,Stark提到过的那种深红色的怪异能量出现了。那只原本沉睡着的阿特拉斯狮子愤怒的咆哮着,已经几乎相融的两片意识云也像是强行被推开一般产生了裂隙。Loki被这突然的变化刺激的瞳孔收紧,几乎变成细长的一条竖线,他不得不一边收拢被扯断的精神触丝一边用残留部分通感尽可能的安抚这个刚刚苏醒的意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腺体,少有的感到一丝后悔,引发结合热无疑是提高通感成功率最有效的办法,而他该死的才给自己注射过抑制剂!
但Loki毕竟是个罕见的攻击型强向导,配合着意识通感传达的安抚,没过多久Jormungander就凭借灵巧的身型游到狮子背上,卷住那金棕色的鬃毛朝着狮子耳后亮出了毒牙,只要那针对量子兽的神经毒液起效,Loki有信心完全控制住局势。
然而电光火石之间,那只阿特拉斯狮子就地一滚,妙到毫厘的躲过了尖吻蝮的攻击。就在Joemungander被迫松开尾巴的一瞬间,哨兵强横的意识突破了屏障反冲进Loki的意识云,一种带着些微电流的奇妙充盈感瞬间席卷了黑发向导的神经。他发出一声半含着痛苦的呻吟,双腿发软的跌倒在培养仓旁边,在晕过去的前一秒,他看见了他刚刚醒来的哨兵闪着蓝色电光的双眼。


06

Today is not my day……Tony ·昨天炸了半个实验室·现在这层楼都保不住了·Stark默默的想。 在增幅器开始稳定传输出数量庞大的数据时他还曾经满心欢喜的以为终于可以结束这桩与Laufeyson之间可称糟心的生意,并且开始盘算这项“造神计划”之后技术方面的革新将为Stark工业带来多少持续收益。然而碰到Laufeyson和沾染麻烦之间似乎有着必然的联系,这牢不可破的魔咒伴随着突然闪现的电光和雷声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实验室特备加固过的内壁上。
Jarvis通过意识通感传来了坏消息,刚刚还逐渐趋于完整稳定的思维变体数据库突然切断了跟增幅器之间的联系,整个消失了。Tony第一时间切断了实验室和其他楼层的通道避免伤害扩散,在找到了相当数量的掩体之后开始皱眉看着因为迸发的能量而几乎变成装载着雷云的透明箱子的实验室,很有那么一点为他的雇主担心。诚然Loki意识强度拔群,身体素质过硬,但他本质上还是有着脆弱人体的小小向导,Tony甚至怀疑在这种强度的雷鸣电闪下他的整层楼都会随之坍塌。
好在在小胡子军火商忍不住召唤他的秘密机甲之前,实验室坚固的门内壁终于也抵抗不住暴力的摧残,发出一声类似近距离爆破的声响,从内向外碎成了一地散射的弹片。
高个儿管家第一时间把他的向导护在了怀里,然而这也并不能阻止血液大量冲击耳膜造成的眩晕感瞬间席卷Tony,他不得不摇摇晃晃的推开Jarvis弯腰呕吐起来,由于暂时性的失聪他甚至没办法回应自己哨兵关切焦急的呼唤。
“……What?”
Jarvis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埋在雾气里,他用手背胡乱擦了擦嘴,狼狈的试图听清楚。
“您成功了,sir。虽然过程坎坷,但是机械义体正在活动。”Jarvis体贴地转而通过意识通感陈述事实,他的身体远比人类强悍,在这种类似爆炸现场的环境中仍然保有良好的洞察力。“Laufeyson先生让然有生命体征,但我建议勘察现场之前高度武力戒备。”
Tony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上的振金传导环,在挺过最初的那段不适后扶着自己的哨兵站了起来。不不不,我一定因为爆炸产生了幻觉,Tony看着犹如飓风过境一般的实验室残骸绝望的想。
而那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半跪在他已经破破烂烂的培养仓旁,金色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孔,他肌肉遒劲的身上唯一的遮蔽物就是被他抱在怀里、已然晕过去的黑发向导。长角的头盔碎裂成两半,落在两个人脚边。
在tony越发惨不忍睹的目光中,这个大个子哨兵转过头来,湛蓝的眼睛带着一点隐约的电光,他的神情让人想到繁殖季节守护配偶的野兽:“Who the hell are you?”
“……你的债主。”再次为自己的实验室哀悼了一秒,Tony表情严肃的回答了他。
经历了剑拔弩张的短暂沟通后,小胡子军火商在先让这个自称Thor的男人床上件合体的衣服还是先把晕乎乎的雇主弄醒间摇摆不定。新生的哨兵抱着他刚刚建立了通感的向导不愿意放手,所以他们最后只能试着引导Thor那头蔫头蔫脑的阿特拉斯狮子去嗅闻同样昏睡着的Jromungander。那条黑漆漆的小蛇不太耐烦的躲开了这毛茸茸的碰触,鳞片也随之警惕的炸开。
Loki在醒来的一瞬间下意识的伸出思维触丝对周遭的活物展开了攻击——他在黑暗中生活的太久,这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反击。然后他就感觉被另一个精神体和缓的包裹住了。一双厚实宽大的手掌托起他的后颈,绿眼睛带着点困惑的挣扎望进一片暖融融的洋流里。
“Hi,Loki。”他的哨兵低沉沉地呼唤他。
Loki花了几秒钟梳理了一下记忆,这让他少见的显露出一种符合年龄的柔弱感来,他不太确定的问道:“Thor?”
回应他的是一连串亲昵的吻,那直白的喜悦通过意思通感传达给Loki,让他有种别别扭扭的心酸,基因里携带的依赖和生存本能的拉扯使得他不自主的流泪了。
这可真奇怪,他想,Loki Laufeyson的眼泪应该属于每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好在总有人会打断他不合时宜的悲春伤秋,Tony Stark充分发挥了他的嘴炮能力:“虽然在场的各位都成年了,但我还是建议你们把剩余的部分留到卧室里解决。另外,破坏他人财产的利己行为需要照价赔偿。”
Loki扶着额头维持着蜷缩在Thor怀里的状态,一副不太愿意面对现状的模样,旁边的Stark还看热闹一样的补充:“我真是小看你了小鹿,性冷淡可不会跟他刚醒过来的哨兵迫不及待的干上一架。”Thor的狮子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呼噜声,把头埋在两只前爪之间,而它的主人则别开了注视怀里向导的眼光,那张英俊的脸上流露出一种蠢兮兮的赧然。
“如果,”Loki不怎么优雅的撸了一把额前的碎发,并没有阻止烦躁的墨脱尖吻蝮一口咬在狮子的屁股上,“如果你还想让我痛快的结清尾款,最好立刻闭上嘴,Stark。而你,”他努力忽视卡在臀缝里因为Tony暗示性的调侃而耀武扬威彰显存在感的大家伙,瞪着新鲜出炉的哨兵命令:“放开我然后去穿上衣服,现在。”

评论(10)

热度(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