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起起_对线菜鸡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没什么节操,锤基EC和买买买=_=

【锤基】圣血红颜 莎乐美AU 使臣锤&王弟基 (下)

(下)


Thanos盯着眼前逐渐恢复乌发雪肤模样的年轻人,许久之后带头鼓起掌来,周围的掌声十分有序的响起,像是一种刻意压抑的迎合——如果可以,大部分人大概更希望放肆的吹着口哨把刚才跳舞的尤物按在桌子上。
但这是泰坦国王的婚礼,真正能够这么做的也只有一个人。人们听到Thanos问他的王后:“我曾经听虚无之地的主人说过,约顿的宝库里有种人人觊觎的宝石,是号称有生命的艳丽奇珍,你们称为冬棺。它在被人抚摸的时候会发出奇特蓝色的光晕,燃烧拥有者的热情……”他说到这里就截住了话头,但在坐之人,但凡听到过哪怕一星半点这位九界新主的名声,都完全理解了他的言下之意——泰坦王族向来钟爱收藏名贵宝石和出色美人,Thanos更是个中翘楚。
Hela冷着脸,她当然也清楚新婚丈夫那点心思,因此更加忍不住暗暗讥讽:“冬棺是无法离开约顿海姆的,陛下。它也没办法随着一个远嫁的女儿成为泰坦王庭后宫的点缀。”
Thanos发出状似惋惜的叹息,脸上倒看不出被顶撞的不快。然而Loki可不愿意像拍卖场上的货物一样被人品评估价,他惦记着他应得的报酬。
“陛下!”他仍然半跪着,但脊背挺直,眼神明亮如同幽冥中引人追随的魔火。“我履行诺言为您跳舞,我要求我的报酬。”
国王抬手示意他站起来,心不在焉的赞同道:“泰坦人从不食言。是的,是的,你可以要求眼前的任何东西,这是你应得的。那么告诉我Loki,你想要什么?你觉得什么东西配得上做今晚的酬劳?”他向Loki招了招手,似乎想招他入怀抱。“任何东西,你值得你想要的。”
然而Loki并没听他的,只是站直了身体,踮着脚尖转过身,环视满座的宾客。满是金饰的手抬起来,伸出一指抵在唇边,压住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他的神态天真,像是要糖吃的小孩子,“我要……
,刚才我踩过的那个大银盘!”
“一个银盘?那可真是微不足道的要求了,Loki。”泰坦国王摇了摇头,被这寒酸的请求弄的失笑出声。”这样的东西你姐姐的行宫里有上百件,连我宫里的舞姬也不会拿它当一回事。”
然而Loki很快继续说道:“我的请求还没说完,陛下。我要那个银盘,里头得盛着那个大胡子阿萨人的头颅!”
周围一片悚然的惊呼,连Thanos都不由得变了脸色,可Loki不在乎,他伸手指着Thor身边那个髭须浓密的壮硕武士,对方脸色紫涨又惊又怒。
“就在几天前,这个人当众羞辱过我。”他慢吞吞的解释,眼睛扫过Thor按住同伴的那条手臂,“不幸的是,我的心上人刚好在场,这使我蒙羞,陛下。我要求洗刷我的耻辱。”
Thanos眯起眼睛,任谁发现手里豢养的宠物藏着锋利的毒牙都绝不会心情愉悦,然而他的心思还没来得及放到台面上,做出的承诺也不能轻易反悔。“今天恐怕不行,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换一个要求吧,Loki。这是你姐姐的婚礼。”
“不,陛下,我不介意。毕竟Loki可是我心爱的弟弟。”方才一直阴沉着脸的Hela突然笑起来,看到世敌处于下风总能使人愉悦,“我请求您履行承诺,陛下。答应他吧,我的弟弟有权为自己报仇。”
“九界刚刚迎来和平,我的王后,你们和阿萨人的战争结束了。”泰坦国王毫不犹豫地回绝道:“换一个要求,Loki。我承诺你任何东西,只要不让这场婚礼沾染鲜血,泰坦皇室的宝库也向你打开。”
Loki倔强的回应:“我可以明晚再让他的头颅落在我的银盘里。他羞辱了我呢,陛下,我出身高贵,他却轻视我,把我善意的接近当作满怀阴谋。说出去的话已经挺进旁人的耳朵里,无法收回,只好用他的血来赎罪啦。”
“我可以命令他向你道歉。”Thanos抚摸手上的权戒,皱着眉提议。
“我可不要他的道歉,我的姐姐现在是泰坦的王后,是九界的女主人,我背靠着最强大的帝国。他一个人的道歉不足以平息我的怒火。”Loki细声细气的恭维,满意地看着满席的阿萨人纷纷愤怒的瞪视他。
“不过……”他拉长了音调,终于直视Thor的眼睛,像是把自己投身进那片带着怒涛的海洋里。“如同陛下所言,这是我姐姐的婚礼,如果阿萨使臣在明晚之前让我消气,那么我愿意改变主意,陛下。”

九界之主有一句话说得没错,Loki总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当泰坦的双月升起第二轮,Loki带着沐浴之后的水汽倚在自己床头的软垫里,夜风从大开的窗子里吹进来,跟纱帐一同吹起的还有一抹火红色的披风。
Loki放下手中的书,冲闯进他寝殿的的入侵者露出一个欣喜而矜持的微笑,仿佛热恋中的少女等来了幽会的情人。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无视阿萨王储带着怒意的瞪视,颇为无辜的发出邀请:“我就知道你会来。”
Thor走上前来,停在离这个小恶魔几步之遥的地方,脸上满是对捉摸不透的敌人警惕的防备,如果仔细观察,似乎还带着少许压抑的火气。但面前的Loki此时披着单薄的衣服靠在那里,模样实在太过无害,与今晚席间锋利的魅惑截然不同,何况Thor现在有求于他,态度不由得稍微软化。
“你想要什么?”他问。
Loki挑起一边眉毛,绿眼睛里盛满了得意,他直起身跳下床,赤着双足靠近绷紧了肌肉的战士。那种奇异的甜味随着他的靠近窜进Thor的鼻子里,令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宴会上那舞动的人影。
“让我想一想……啊,那个大胡子是怎样称呼我来的?”他艾得太近了,Thor僵硬着身体克制瞬间涌起的冲动,感觉Loki带着哑意得嗓音近在耳边响起。“对了,他说——我是你的小婊子。”
Thor像是被火烫了一样猛的退开一步,有点狼狈的别开眼不去看Loki,下意识的为同伴辩白:“Volstagg并非有意冒犯,他只是……只是……”
Loki嗤笑了一声,他眼里还残存着初见时的温柔,声音却冷冷的如同刀锋一样,接口替Thor把话说完。“流言和偏见造成的、美妙的误会,对吗?而受他语言中伤者合该大度宽宏,否则就是坐实了他的污名。”
直白尖刻的讽刺使得正直的战士羞愧,有那么一瞬间甚至忽视了被威胁的事实。但Loki并不放过他,他的手贴在Thor的胸甲上,扬着尖尖的下巴问道:“你为什么不看我呢,Thor?”
约顿人的体温偏低,但那修长的手指按在胸口,微不可查的温度透过金属,烫在Thor心上,使得开朗健谈的王储舌头顿时打结,偏偏Loki还要继续控诉:“你也不跟我说话,为什么?你在害怕我吗?”
Thor偏着头,视线正落在Loki肩头,那里的布料被主人半干的黑发洇出一小片湿痕,紧贴在皮肤上。Thor喉中干渴,据胡想要落荒而逃,但还是下意识的反驳:“不是的,殿下。”
“Loki。”约顿人不满的矫正, “你的同伴敌视我,而你放任他们羞辱我,你们甚至不看我一眼,就要定我的罪!”他把两只手臂缠上Thor的脖子,用手抓住了那件红色的披风。“我那么喜欢你,而你却不愿意看看我的眼睛。看看我吧Thor,你也一定会喜欢我的。”
Thor几乎是机械的转过头来,一眼撞进Loki眼中带着水光的绿意里,下意识的拥住了他。怀里的人满意的听着他逐渐粗重的呼吸声,笑着赞美他:“你的眼睛真美,它让我想起约顿海姆极北之地的冰洋,我姐姐可真是暴殄天物。”
Thor皱着眉,放低了声音,语气是他本人也没察觉的温情诱哄:“放过我的同伴吧,Loki。别生气了,我向你道歉。”
怀里的人将食指按在他唇上,双眼灵动的转了转,笑着回答道:“我曾提醒过你的武士们,看好他们的王子殿下。如果他愿意亲一亲我,或许我就不生气了呢……嗯!”
尾气请戳:

 https://shimo.im/docs/ngtdki7A9Ew35Gyj

实在打不开的请移步微博……

https://m.weibo.cn/1869786051/4250915118266746


后记

仅仅是在几个月后,泰坦国王Thanos身染重病,王都内戒严数日,王后Hela悍然发动政变,在短短几天内整个帝国易主。新帝马不停蹄的将手中的长剑转向自己的故土,接着是临近的疆域。
九界之内烽烟再燃,Hela麾下重新整合的黑曜铁骑几乎无往不利,吞土辟疆,死亡女神的凶名再次响彻大地。
Thor再没能得到她那个明艳非凡的弟弟哪怕一丁半点的消息——乱世一旦开始,所有迷醉旖旎的符号就都失去了意义,人们为了保住鲜活的生命艰难挣扎,没有谁会关心安逸时日里的消遣。
这之后没过几年,战火终于将Hela的老对手们一一卷入战局。Thor带着Asgard的军队参战,跟他中庭的盟友们一起在亚尔夫海姆的边境对上了Hela那号称从无败绩,奇诡残暴的亲卫。
那是一片开满了低矮石楠的荒原,四周无遮无挡,猎猎的风扬起将士们肩上的披风,如同死神挥起镰刀时的衣角。黑压压的铁血狼头王旗隔着乱石滩与Thor的有翼狮子旗遥遥相对,分明还是当年不死不休的架势。
Thor打马四顾,Hela没有亲临,对面为首的将领一身金绿两色的铠甲,骑在一匹苔原狼上,黑发绿眼,恰如当年。

评论(55)

热度(1826)